欢迎光临鸿运国际官网!
设为鸿运国际首页 加入收藏
鸿运国际官网   >   文章   >   整车新闻   >  

2018共享经济死亡名单

2018-12-26来源:创业邦

  2018年,是资本狂热的一年,区块链火到连中国大妈都参与其中;2018也是资本冷却的一年,共享单车散尽风光后狼狈收场;2018有难关,京东、滴滴都不好过;2018有惊喜,以拼多多为首的公司凶猛上市;2018年,许多标志性的人物都永远离去,从年初的霍金到年末的金庸,我们悲叹扼腕、难以置信……

  当浪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2018年,对于中国共享经济来说,是最好的一年,也是最坏的一年。

  这一年,共享经济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发展。从共享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大爆发,到资本的蜂拥而至 、孵化推进,共享经济透顶光环,对人们的衣食住行一一渗透,改变公众的生活方式。

  当“共享经济”成为街头巷尾人们口中的共识,共享项目也因为盲目发展而走向了“泛滥”。

  在共享单车的带领下,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睡眠舱、共享小马扎等项目集中爆发,备受资本关注。

  数据显示,2017上半年共享经济成为热门风口,资本纷纷入局,吸金总额达104.33亿元。

2017上半年共享经济投资情况

数据来源:IT桔子,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

  然而,2018年的冬天,共享经济的日子并不好过。作为曾经资本追逐的风口,经历了前期爆发式增长后,各类租赁共享创业企业相继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经营困难,一些企业押金退还难的问题逐渐显现。

  工人日报报道,据业内人士统计,短短半年时间,共享经济领域用户押金损失就已达到15亿元,并且维权困难,如共享单车、共享汽车领域等。

  2018年将尽之时,随着资本潮退去,共享经济市场正在激烈洗牌,诸多二三线梯队已濒临退场,共享经济进入下半场。

  邦哥不完全统计了倒闭或者停止运营、退出市场的共享经济创企名单。

 

  这份名单警醒着每一位创业者,在创业路上,一个不慎,或许就将满盘皆输。

  1

  共享单车

  共享项目的关闭潮,从单车行业开始。

  

  2016年共享单车一夜爆红,无数创业者加入战局。城市道路两边、地铁口、高校内,被黄色和橙色的单车包围,中间还夹杂着绿色、蓝色、紫色,甚至彩虹色。

  

  立足于“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的共享单车,在资本抢占市场的惨烈竞争后正经历大规模退潮,现存车辆过剩造成的管理不当更是令人触目惊心。

  截止2017年6月,摩拜与ofo的日订单量均超过2000万,损毁率不低于20%,而第二梯队倒闭趋势显现,用户押金退还不了的情况比比皆是。

  而其中最让人意外的就是悟空单车。2017年1月7日,在重庆首发,在当年6月13日就发布声明,停止对外运营。

  从上线到死亡,还不满半年。而众所皆知,重庆是山城,单车很难有用武之地。

  2017年7月,共享单车首例破产案小鸣单车在广东通报,公司账户仅余35万元,无力偿还金额高达5540多万元的债务。

  随后,3Vbike停运,町町单车退出市场,创始人甚至锒铛入狱;牛拜单车、1号单车相继宣布关闭。

  2018年1月,广受好评的小蓝单车宣布被被滴滴收购。

  中消协调查发现,70家共享单车平台中有34家倒闭,而其中仅对酷骑单车的投诉就多达21万次,涉及金额10亿多元。

  酷骑倒闭的消息传来,前往其北京总部退押金的人排起了长队。

  一年后,这一幕发生在了ofo身上。

  如今,“ofo退你押金了吗?”这个问题已经上升为全民问题。

  目前ofo排队退押金已达1200万人,有网友计算如果按一天退款成功的是1万人左右,全部退完可能要4年。

  并不只是用户押金的事情,ofo的债主实在太多了:大概半年前的ofo整体负债就已经有65亿了,用户押金36.50亿元;欠上海凤凰自行车厂6815万;欠百世汇通310万......

  危机之下,19日,戴威再次发布内部信称:“为欠的每一分钱负责,勇敢活下去!”对此,网友一边喊话退押金,另一边竟然出现了支持戴威到底的声音——主动充值一年会员。

  12月20日,ofo公司收到“限制消费令”:公司及戴威本人不得坐飞机、软卧等,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等。

  从备受资本宠爱的独角兽,走到今天的四面楚歌,ofo不过用了短短的三年多时间。曾经高调吹捧的投资人,也不再发声,没有人为数千万用户的押金负责。

  无疑,这个案例给了整个互联网行业一个深刻的教训。

  2

  共享汽车

  共享单车迎来倒闭潮,共享汽车也没有躲过。

  作为国内共享汽车的早一批玩家友友用车,其在2017年3月宣布停止运营,退回所有用户账户存款,并称停运的直接原因是“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

  友友用车在2016年上半年自有车辆有300辆,但截至平台停运时,该公司仅拥有50~60辆车。

  继友友用车关闭之后,相继有一些共享汽车平台也因为撑不住而倒下。

  2017年10月24日,共享汽车EZZY官微发布告用户书,正式宣布终止服务,进入清算阶段。因其押金高达2000元,清算时光无法兑现的押金就有360万余,加上员工的奖金和工资则多达500万元左右。

  2018年5月,共享汽车企业麻瓜出行宣布,由于该公司业务战略调整停止服务。

  紧随其后,2018年6月,作为进驻济南市场较早的共享企业品牌“中冠共享汽车”败走泉城。

  如今,途歌也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危机中。

途歌共享汽车

  据新京报报道,12月18日聚集在北京市的途歌办公地址门口退1500元押金的用户已经约20人。

  另曾有媒体报道,在途歌运营的北上广深四个城市中,注册用户已接近200万人。假设以接近200万的注册用户计算,每天只能保证退款15人,那么全部完成退款则需要约365年。

  邦哥发现,在共享经济领域中,共享汽车属重资产、高成本行业,前期需要极大的成本投入,且规模化发展更需要因地制宜。

  有业内人士分析,目前,共享汽车还未突破成本难题,尚未盈利在鸿运国际官网的加持下,该行业也已经开启了深度整合期,未来市场将对企业的资本实力、运营效率、产品服务质量、技术水平提出更高要求。

  3

  共享充电宝

  再以共享充电宝为例,2016年至2017年,这个当初王思聪都不看好的共享行业共获得融资31笔,其中28笔发生在2017年,月均融资2.3笔。


王思聪社交平台截图

  但与单车行业的风光相比,充电宝行业的融资多为初期投入。

  据《2016-2017年中国充电宝行业各轮次融资数量和金额范围》显示,过半数集中在天使轮及以前,23%左右处于A轮。B轮仅小电一家,融资金额3.5亿元。另外还有一起并购,聚美优品以3亿元人民币完成对街电的收购,占股约60%。

  

来源:艾瑞

  资本逃离从单车向其他共享行业蔓延开来。共享充电宝在2018年已经听不到融资的声音,多数倒闭的企业存活时间不过半年。

  美团点评于去年8月还在推进共享充电业务,两个月后,这个还在试运营阶段的项目就被宣布停运。乐电的生命仅仅维持了7个月,并主动通知用户取出押金。

  

 

  存活下来的企业中,仅剩小电、来电、怪兽充电、街电四家实力较强。


来源:艾瑞

  有业内人士分析,按照“租金+折旧”模式计算实际成本,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平均回本周期只需要不到4个月,每月利润为1380元,年成本利润率最高可达85%。

  但是,共享充电宝并不是刚需,更多起到一种应急作用,共享充电宝其实是个伪需求,实际使用的用户数量并没有预想那么多。

  4

  共享按摩椅

  这个共享创业项目号称能够“躺赚”。在共享单车大潮退却,共享雨伞、共享童车、共享衣柜等小打小闹的共享租赁“凉凉”之后,一度遍布于商超、酒店、车站和机场的共享按摩椅,被称为在健康养生愈发受到重视的当下,有望成为共享经济的异类。

  

上海共享按摩椅现身商场腰臀保健20分钟20元

  与共享单车不同的是,虽称之为“共享按摩椅”,但市面上的共享按摩椅平台并非将闲置按摩椅进行共享获利,而是定制采购后进行市场投放,本质上还是“分时租赁”,且必须是固定的场所进行消费,蹭共享经济的风口嫌疑很大。

  2017年国内已有摩摩哒、乐摩吧等十余家企业进军共享按摩椅市场,健康养生领域的碎片化消费呈蔓延之势。

  不过,看上去商机无限的共享按摩椅,在国民素质仍待提升的环境下,仍面临难题。

  一方面,人为占用或损坏,不间歇的维护维修,让不少共享项目在经营上入不敷出,也成了创业者最头疼的问题。

  另一方面,安全问题也不可忽视。光明网上一篇题为《公共按摩椅并非人人能用》的文章提到,按摩椅使用硬物通过机械挤压、冲击、顶压来模仿人手按摩,容易损伤筋膜。

  今年5月,杭州一名女子在使用火车站按摩椅时发生故障,长头发被机器夹住,消防人员赶来才获救脱身。

  再者,在卫生问题上共享按摩椅也不让人放心,尤其是夏天穿着少,出汗多,按摩椅直接接触人的皮肤,也不可能做到一人一消毒。

  从利润指标上看,共享按摩椅的钱景也未达到预期。“共享经济第一股”荣泰健康坦言,共享按摩业务正处于市场推广与研发投入期,营销与财务费用大幅提升拖累业绩端,未来行业洗牌后营销费用率有望降低。

共享KTV

  此外,和共享按摩椅一样,很多大型商超、购物中心等公共场所的共享KTV,也常常被路人当成休息、吃饭、聊天的场所。

  ......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风口大了,什么猪都能吹起来。

  有些奇怪的项目混了进来,比如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旅游、共享床铺,甚至共享女朋友,一经推出,就被监管直接打压了下去。

  位于深圳北站的共享空间,被称为“五星级共享空间”可以玩桌游、约会聚会等,还有通宵服务99元/晚。

  “共享睡眠舱”出现在北京上海等地,没几天就被无情查封。

  共享厕纸,在商场、景点的公厕免费提供扫码取纸。

  2017年11月,首家共享篮球"猪了个球"倒闭,半年败光近千万融资。

  随之而来,很多共享项目的退出原因,令人哭笑不得。

  比如共享雨伞,2017年6月初,OTO共享雨伞在上海投放首批100把共享雨伞,免押金、免付费、不设密码锁,投放当天,雨伞全部消失。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东莞、杭州、南昌等多个城市。

  创始人只好解释称:“很有可能是新事物的出现引起了市民的好奇,被市民带回家研究了”。而另一位创业者对此表示,“藏伞于民才是我们的初衷”。

  资本游戏本身没有原罪,但当它们离场后,埋单的往往是消费者。

  退不回的押金、破损的单车、一地鸡毛的篮球、雨伞、床铺等等,短短两年时间,共享经济从高峰到低谷,无不让人感到魔幻重重。

  5

  共享经济已退潮

  经历了2016年雨后春笋般的生长期,度过2017年的厮杀期,今年,共享经济进入了调整期与沉淀期。综合来看,共享经济带来的变革和反思,其实非常珍贵。

  不可否认,一方面,共享经济改变了百姓生活方式、思维方式的变革。以共享单车为例,它的出现对解决人们出行的“最后一公里”问题起到了巨大作用,也使得都市中原本已被边缘化的自行车重回人们生活中;对公共交通来说,共享单车的出现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城市拥堵,有利于最大化地利用公共道路;

  而共享汽车、共享玩具等平台的出现,有利于对社会闲置资源进行再次调配,从而让大众廉价地共享这些资源,更是“互联网+”思维方式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具体体现。

  商品经济发展、移动互联网技术成熟和人们生活水平提升,共同促进了人们对人和物关系的观念发生改变,人们更看重使用而非占有,更多人开始思考在现代社会如何过一种能够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物品的生活,这是一种减量化的生活——而这正是共享经济出现的内驱动力。

  另一方面,共享经济带来的困局仍然待解。

  首先是资源浪费问题。当前,虽然共享经济大打“数量战”的竞争行为有所缓解,但泛滥、堆积而造成的资源浪费恶果已经形成。

杭州城南最大一处出共享单车存车点,上万辆共享单车被遗弃荒野

  据统计,去年共享单车的投放量达到2000万辆,这些自行车报废之后会产生30万吨废金属。它们中有多大比例能在后续回收环节被“吃干榨尽”很难预计。

  其次是维护问题。“共享单车的寿命最多就是三年时间,而且运维成本太大了,维修老车和重新做一台差不多。”一位共享单车从业人士如此说道。

  自共享经济出现以来,私占、私藏、恶意损毁等现象时有发生,而相关运营平台在起初执行的却是“重扩张、轻维护”的运营思路,导致对共享经济运营模式的探索并未出现大的突破,这也成为困扰当前共享经济生存的大问题。

  6

  写在最后

  贾跃亭说,乐视要么伟大,要么死亡,可话还没说完,伟大的乐视就欠下了80亿债款。

  戴威说,终有一天,我们ofo会和Google一样,影响世界,可这一天还没到,小黄车就告别了中关村传奇地标理想国际大厦。

  而马云说,风过去了,摔死的都是猪。

  资本,催熟了火爆的共享经济,但也意味着很多产品并没有对应的消费需求和消费场景。一旦资本看不到盈利的预期,烧完钱之后找不到接盘者,必然考虑退出的现实。

  而很多企业,就在这个过程中,支撑不下去了。

  除此以外,一个好的模式在被市场验证后,会有大量的企业复制而起,如果不能快速地走到顶部,中部企业也终将面临淘汰的风险。

  这其实是一个比较好的信号,一方面,行业洗牌代表着行业的发展进入了成熟期;另一方面,大量企业因为商业模式、造血能力而倒闭,也说明了创投领域的企业开始从资本驱动转向市场驱动。

  这样的情况下,脚踏实地的创业者+成熟的商业模式的企业会获得更多的机会。

  2018年,共享经济的先驱创业者们以身试法,戳破泡沫,但愿能给2019年的创业者们带来启示和冷静。

阅读量:

欢迎评论与咨询


热点文章

热门车型

推荐品牌

网站地图